靖江網>閱讀>魁星閣旁

參差多態韻自藏中

來源: 靖江日報 日期:2019-07-20 09:04

書以行楷,神采駭人。

?

在一派蠅頭小楷中,一幅《淮陰侯祠詩翰卷》,點畫如疾風驟雨中的殘花敗柳,支離破碎,似有磊落不平之氣咄咄逼人而來。

?

狂哉徐渭,妙哉徐渭!

?

那對于藝術獨特的理解發揮,不落前人的窠臼,彰顯著個性的魅力脫穎而出。

?

其實,縱然藝術創作中,“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情況固然存在,但真正令人心折骨驚之作,往往誕生于個性之中。

?

個性自有其存在的合理與必然。羅素言“參差多態,乃幸福本原”。是不同因素的強烈碰撞,抑或是同種元素演變后的分道揚鑣,它始終豐富著文藝界,使其不墮入單調而虛無的俗套。若無個性,音樂便只是千篇一律的空氣振動,畫作淪為線條與圖形的泛泛拼湊,有何生趣?

?

而如農民畫家米勒,不同于巴洛克時代的精致蒼白,那銅黃色所鋪設的寧靜安詳下,那田野涌動的生機與情能為巴黎刮來一陣帶著麥香的風。個性打破著不變的陳規,勇敢地吐露新鮮的美。

?

可因個性而產生的糾紛也從未停止。穿粗布衣服與穿燕尾服的遲早要分手。布衣詩人惠特曼與紳士作家愛默生本彼此欣賞,卻因顯著的差異相互鄙視以至絕交。

?

今觀之甚惜。

?

世上安有兩片相同葉子?個性使文學多元,既產生惠特曼不加修飾的狂野,又蘊含愛默生矜持嚴謹的正式,可二者又難道真對立不相容?

?

非也。個性并不意味絕對對立。個性的碰撞不一定頭破血流,也可能擦出奪目的火花而開啟一個新紀元。個性在成就這個體的同時,也通過彼此的映襯與凸顯,顯示出和諧與相得益彰的美感。如此,文藝平臺上方顯出山的沉穩,水的靈動,山水交相輝映,如畫如詩。

?

而在當今這個自詡包容的時代,我們承認了個性,而我們真正尊重個性了嗎?短視頻爆火,多少人居高臨下譴責其娛樂性,殊不知正忽視著它也是文藝形態的一種,本無可厚非。刷抖音快手的用戶并不比卡夫卡、博爾赫斯的讀者低人一等。

?

因此不妨對個性多一分理解與包容,并非要求磨平自己的棱角,只是在交匯的瞬間禮貌地收束太過刺目的鋒芒,如一塊肌理渾厚的玉,給他人留份柔和與圓通。海納百川,不擇細流。接納別人,卻也豐富了自己的藝術修養。要知道陽春白雪與下里巴人,并無絕對優劣之分。

?

猶記王安憶的《比鄰而居》,當不同的氣味通過管道肆意闖入房間,端午清幽艾香暈染開去,籠罩了整座小樓。的確,文藝呼喚個性,同時它也包容個性,調和不同個性。不如放飛異彩紛呈的思想,讓它們碰撞較量,撞落繁星一地,共乘風歸去。

?

(作者系2019年高考靖江文科第一名,本文為其高考作文。)

?

?

(作者:吳睿丹    責任編輯:夏傳濱)
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