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網>閱讀>四眼井邊

最是一年邋遢季

來源: 靖江日報 日期:2019-08-10 08:20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它們看似獨來獨往,與世無爭,卻都在暗自過招,以自己的萬種風情,吸引著人們關注的目光。如果真要討論哪個季節最令人喜愛,可能的結果會是蘿卜青菜、各有所愛,但若要論一論四季中,誰最邋遢,我想人們一定會眾口一詞:夏季。的確,夏季的邋遢那是板上釘釘、無可爭辯的事實。

初夏時節,江南梅雨,那種濕、熱、悶的感覺,怎么也讓人難以提起對它的喜愛勁頭來:衣服干不了,食物易霉變,陰晴算不定,空氣中到處泛著霉味兒,完全倒了人們的胃口。

這梅雨季我算是受夠了,日里夢里,千萬次地想為它改名——“霉”雨季!就連文人騷客也失去了“寂寥雨巷”邂逅“結著丁香般愁怨”姑娘的興致了,因為久宅家中,他們也忍不住感慨萬分:“再這樣下去,連人都要發霉了!”

梅雨過去,酷熱當道,氣溫陡升,衣服霉不了,可食物卻容易變質發餿了。于是,每每經過垃圾箱,一股股難聞的酸腐、餿臭味兒不請自來,你只能掩鼻匆匆而過。大夏天,隨著各類瓜果大量上市,當人們貪得無厭地抱著各色瓜果一場酣暢淋漓、大快朵頤之后,落下的又是“一地雞毛”“慘不忍睹”!

對生活敷衍了事更是夏天的常態。就說吃吧,往往“早上粥一鍋,吃到雞上窠”,如果能菜地里現摘條黃瓜暴腌一下,對付著將一大盆粯子粥咕嚕咕嚕灌下肚,就算是對自己的厚待了。當然,不得不說也有講究一點的人家,會素炒個豇豆茄子,再弄點餅搭搭。

至于穿呢,都有點不好意思說了,大老爺們要是不出門,那是少到不能再少了;即使出門,也會擺出了一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的男人氣概,短褲、背心往往是他們的標配。就連那些平時不論是“濃妝”還是“淡抹”卻總要“抹”一“抹”的愛美女士,在這火熱的大夏天里,似乎也變得邋遢起來,干脆素面朝天就風風火火出門去了:這要是化了妝,它也掛不住啊!

再說說消暑納涼吧!那年那代,民用電還是稀罕物兒,午覺實在睡不著的時候,人們要么鋪一塊塑料布,要么直接拖條小涼席,找個樹蔭,或者靠近小河邊竹林里,找塊開闊的空地,席地而臥,蚊蟲、蒼蠅不時過來騷擾,更有熱頭當空,直搞得你汗流浹背、坐臥不安,怎一個“心煩”了得!后來,有了電扇空調,剛開始那陣,誰家還不是一臺落地扇,幾個腦袋湊一起,更有兄弟姊妹為了電扇搖頭的角度爭得面紅耳赤,甚至產生齟齬的。至于晚上乘涼,如果見到那些上了年紀的奶奶們,居然赤膊上陣,氣定神閑地輕搖蒲扇,你也不要奇怪,因為此情此景,人們早已習以為常、司空見慣了啊!無他,天實在太熱,考究不起來啊!

不得不說,空調的出現,大大改善了這種狀況。但據說空調費電費錢啊,也不是每家每戶、每個房間都裝得起的啊,于是乎,每到晚上,一戶人家幾代人擠在一個房間吹空調看電視,也就成了那年那代的奇觀。人們似乎也顧不得尊卑長幼衣衫不整地擠在一個房間的尷尬了:誰叫大夏天本身就那么腌臜邋遢呢!

人生亦有四季,既有姹紫嫣紅、活力四射的春,又有層林盡染、果實累累的秋,也有凜冽蕭索、冰天雪地的冬。夏雖邋遢,沒有它,四季就不完整。人生亦因四季而五彩繽紛、詩意盎然。夏再怎么難耐,人們依然會咬咬牙“熬”過來!

(作者:季松平    責任編輯:劉博)
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