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網>閱讀>四眼井邊

你也在這里

來源: 朱 艷 日期:2019-08-10 08:22

????2018年8月29日下午兩點半,去伊犁參加為期兩天的江蘇省中期輪換援疆干部人才崗前適應性培訓。當晚看了精彩的話劇演出,欣賞了當地姑娘小伙的曼妙舞姿,聽了馬頭琴、冬不拉等樂器演奏。舞臺背景上不斷變換的新疆風光讓人們頻頻舉起手機。演出很精彩,報告廳掌聲如雷。

????第二天的課間,我們前后排的三個靖江人正用靖江話聊得歡,一個小伙子走過來問我們是不是靖江人,他告訴我們他是季市的,竟和我是同鄉,沒有“停船暫借問”,軟糯悅耳的鄉音自然而然地把同鄉招了過來。他坐在前面A區,和我們E區隔得很遠。小伙子姓彭,去年剛大學畢業,考取了常州武進的公務員。反正自己單身一人,無牽無掛,今年就積極響應國家號召過來援疆了。他分在尼勒克縣,我們從學員手冊上找到了他的名字和電話號碼,正準備把我們的名字告訴他,就上課了。機靈的小伙子連說不用不用,我看到了你們座位上的名字了。后來他主動加了我們的微信,我感慨地發了一句:“他鄉幸會。”他立即回復了“倍感親切”。真契合此情此景。再后來吃午飯、課間打水的時候又遇到幾次,他都主動打招呼。親不親,故鄉人!

????第二天下午從食堂回來的路上,又過來一個小伙子,問我們是不是靖江來的。我們邀請他一起說方言。他說自己是新橋的,不會說老岸上話。原來是沙上人,那我們就說普通話吧。

????小伙子是醫生,已經在鎮江安家落戶,故鄉離他越來越遠了。援疆的他被分在兵團,離伊寧不遠,走過來只要十幾分鐘,晚上都回兵團休息。我們羨慕得很。我們從昭蘇乘車過來要四個半小時呢。

????飯后在校園轉了一圈,許多海棠樹上的果實還是半青半紅,走在樹下,一片蘋果的芬芳,摘一個吃吃,酸甜酸甜的。這幾天沒時間去買水果,就用它解渴了。劉琳盛贊我敢于嘗試新事物,她不吃,怕酸。我說既然出來了,當然要接觸我們那兒沒有的東西,要不怎么叫見世面呢?奇怪的是,伊寧比昭蘇海拔低,溫度要比昭蘇高上八九度,為什么我們學校的海棠果都熟了,這邊的還這么青呢?有的樹上的果實老大老大,竟沒有一個紅的。劉琳從地理的角度解釋給我聽,這里海拔低,而且樹木茂密,果子光照不足,僅僅是向陽的一面紅的。而昭蘇海拔比這兒高出一千多米,我們校園里的海棠樹又單獨成排,日照充分,反而熟得快。看著艷艷的海棠果,不由想起余光中的《鄉愁四韻》:“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血一樣的海棠紅,沸血的燒痛,是鄉愁的燒痛,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而今,果然見到了海棠紅。

????走啊走,又看到一種沒見過的樹,長長的果實像黑豇豆莢,而且葉子也有點像豇豆葉子。發枯的豆莢只剩下空殼了,里面的果實大概都爆裂掉了。我跳起來摘了一個青色的果子,硬硬的,掐都掐不動,尖頭很扎人,可以當教鞭使用了,現在姑且當寶劍用一下吧:“嗨,你是要錢還是要命,要命的丟下手機,逃命去吧。”我一下跳到劉琳跟前,舉著果子對準她,果然把沉迷手機的姑娘嚇了一跳。這是什么樹呢?百度一下原來是梓樹。桑梓桑梓,只見過桑樹,今天竟在這兒見到了梓樹。桑梓就是故鄉啊,靖江的桑樹和伊寧的梓樹合起來才是故鄉,難道冥冥之中注定我要來這里嗎?

????我不遠萬里來到這里,你竟也在這里,命運真是神奇。

(作者:    責任編輯:劉博)
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